轻轻

如何进入你想进入的圈子


 


疲于孤军奋战
90年代中期,当我还是一名独立游戏开发商时,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在孤军奋战。我致力于项目的大部分内容,常常一个人日以继夜地努力。 
我有不少朋友,但他们大多数都在不同领域有自己的工作。毕业后他们进了职场,而我开了公司。我们通常会一起出去找乐子,但却没法在专业上给予彼此太大的帮助。
长此以往,我渐渐感到在专业方面很孤立。我希望能在我这个领域中交到更多的朋友。我希望工作中能有更多的合作,能与业内人士有更紧密的联系,希望有一种归属感,希望我的存在对他人是有意义的。我感到自己已经停步不前,因为在这个领域,几乎没人知道我的存在。让我的生意成功,就像一场艰难的战斗。我已经疲于什么事情都必须自己去解决,以及总是得从第三方得到资源的现状。我想得到更多的帮助和协作。我希望身边的人们可以向我提供解决方案,帮我获取最新的发展动态。我厌倦了如此艰难地做事,希望能够找到一种更加有效的业务手段。
决心跻身圈子
有一天,我觉得该是行动的时候了。我已经做好准备去做任何能够让我跻身圈中事情。我发现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提升我在专业上的知名度,这样至少会有更多人知道我是谁。然后我就可以利用这一点结交更多朋友,获得跻身圈中的资格。我知道这需要时间,但我已经期盼多年,因此得是开始的时候了。而且我知道这么做的话,今后自己将处于一个更有利的地位。如果成功,我的生活将会更容易,生意也会更成功。
让我下定决心的一个契机,是多年来一直在听的一个个人发展节目。我发现演讲者们经常会提到其他演讲者,以增强自己的说服力。托尼·罗宾斯认识Deepak Chopra,Deepak Chopra认识Wayne Dyer,Wayne Dyer认识……似乎这是一个圈子,里面人人都彼此熟识。
我渐渐发觉,这种现象在软件与游戏业也同样存在。只不过在这些领域,协作似乎不像个人发展领域那般明显(也许是因为专业的沟通者们在人际协作方面更有优势吧)。但很明显,在许多交叠的社会协作圈子,不少顶级开发商们都彼此熟识且经常聚会。我显然是个圈外人,我很想知道如何才能成为这个或者这些圈子中的一员。
通过奉献建立联系
我认定,提升我知名度的最好方法就是在我的领域以某些方式做出奉献。因为我发现我最尊敬的那些软件和游戏商、以及那些看起来显然是圈中人的人——都经常慷慨地奉献。他们发表演说、给杂志期刊撰文、出版书籍。他们不只为自己工作。他们向该领域的大众传递知识及帮助大家提升。我尤其钦佩几个开发商,包括John Carmack, Sid Meier, and Will Wright,他们推动了整个领域的发展。
但总的来说,这些人几乎没有主动去结交朋友或者联系别人。事实正相反——人们不断地想要接近他们。他们就像磁石,轻而易举地把人们吸引到自己身边。
当我正在思索自己究竟可以奉献些什么时,一件事给了我莫大的启迪。当时我正在游戏开发商大会中听取一场技术演讲——那是许多演讲中的一场。那名演讲者还不到20岁,我估计只有17、8岁的样子。然而他站起来,面对几百人说话,分享他在动态压缩技术方面的心得。其实他的技术实施起来有点复杂,但我发觉这种方法非常巧妙。后来我在开发的两个游戏中应用了他的方法,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技术让我可以把原本2~5MB大小的游戏压缩到1MB以下。当时这真是一种突破,因为那时大家都在使用容量只有1.44MB的软盘作为软件载体。因此这种技术使得我可以只用一张软盘就装下一个游戏,大大节省了费用和邮资。同时这也使得下载体积缩小,节省了带宽,使得电话线拨号上网时代的人们能够更容易下载这些游戏。
分享这种技术的开发商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演讲者——我记得他当时似乎有点紧张——但我怀疑,在场的听众谁会介意这一点呢?他还是可以通过分享自己的心得给大家传递价值。对我来说,那是关键的一课。我意识到,自己不必成为一流的作家或演说家,照样可以贡献所属领域。只要这些内容有价值,只要这种分享是无私的给予与合作,受众将会无限宽容。
传递知识与建议
我当然不是最好的游戏开发商或企业家,但多年来我发表了一些我认为对他人有用的东西。有些是技术方面的,有些是关于销售与市场优化的。
一开始,我写了一篇名叫《零缺陷软件开发》的文章。这是我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如果我记的没错,应该是1999年写的,发表在共享软件专业协会简报上。后来其它网站经我同意也转载了多次。
顺带一句,文章中的建议,部分出自对行业最佳实践的研究,部分出自我在软件开发领域多年的个人经验。我开发电脑游戏的低出错率是出了名的,多年来我对所出售的软件都附带无bug保证(有bug立即修正,否则全额退款)。在我记忆中,无人行使过这项权力,说明软件确定运行得不错。
一开始,看这篇文章的不过几百人,但我得到的回复都是积极和鼓励的,这鼓舞我继续往下写。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又写了许多文章,因此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通常我每1~2个月撰一篇新文章。大部分都发表在不同的地方,并逐渐在我的游戏网站形成了文章系列。有些作者甚至希望我同意让他们把我的一或多篇文章收录在他们的书里,我当然乐意之至。后来,CNET邀请我在他们的开发商简报上写千字专栏。每篇文章的报酬是一千美元——的确是不错的回报。每篇文章平均花掉2~3个小时。不过这些文章归CNET所有,我不能再转载到其它地方。
 
 

不断扩大的奉献
持续撰文的结果就是,我开始收到在一些会议上演讲的邀请,比如共享软件产业会议和游戏开发商大会。我最终结束了在这个领域成百甚至上千小时的无偿劳动。多年来我接受了几乎每一个我收到的公益性质的分享邀请。这要花掉我大量的时间,并且收不到一毛钱。但我也学到了很多,而且此举也大大增加了我在业内的知名度。有时我甚至参与过度,以至于觉得自己都枯竭了,后来才渐渐学会如何平衡奉献和自我充电。
更进一步,我在自己的网站上加入了独立游戏开发商论坛,后来这个论坛炙手可热,部分是由于它是免费、无广告的,而且有一些非常尽责的版主义务保护它不被垃圾信息充斥。几年后,当我转向致力于个人发展领域时,我把该论坛交给了一些业内的朋友继续经营,他们成功地把它移植到了另一个网站。事实上,这个论坛到今天还非常活跃。多年之后,看到它依然如此繁荣,真的感到十分欣慰。我甚至看到自己当初添加的一些子论坛依然存在。这些年来,我收到了无数的感谢,来自那些我曾经帮助他们开展自己的业务或发布新游戏的独立开发者们。我很高兴,自己能够在一个曾经如此投入的领域中,留下一笔小小的财富。
这些奉献做起来并不困难。需要的只是时间和耐心。最重要的就是一开始就在头脑中种下正确的理念。我想象在这个行业中,人们就像一个大家庭。我想象我在这个家庭中,想要培养什么样的关系。我希望大家都彼此忽视吗?彼此斗争?还是彼此相爱及支持?
我热爱游戏开发,热爱成为这个行业的一份子。但令我羞耻的是,我一直都是个索取者。我从别人身上学到了这么多,但却不是别人的好老师。在这个行业干了这么久,我几乎可以预测这条老路将通往何方,而那恰是我不愿看到的。或许我不可能像Will Wright的贡献那么大,但我至少可以给一些初学者指点迷津。我至少可以向刚出道的人分享一些软件开发的实践经验以及业务技巧。我毫不担心自己会贡献太多。 我只专注于帮助那些我觉得自己能帮得上的人。
奉献带来回报
内行地讲,这些奉献带来的累积回报是惊人的。我的收入在五年中大概提高了10个数量级。我结交了许多业内朋友,有一些到现在还保持联系。我发布了二十多个游戏。在知名度提升后,我结识的一些人给我带来了利润丰厚的生意机会。我还得到了数以百计的免费游戏。
再看今天,我确定自己至少可以从当初写的那些免费文章中获得价值百万的业务机会。即便我再也没有写文章,以前的文章仍然可以给我带来超过百万的生意。它们持续地产生新的机会。多年来我的跟别人成交的多笔业务,都始于他们偶然发现了我的某篇文章。由此带来的财务成果让我更容易去保持和继续这种实践。
虽说财务回报并非我的主要动力,我还是希望你能了解,奉献并非只意味着自我牺牲。我更认为这是一种培植你与所属行业间的互助关系的方式。我想,这跟人与自然的关系很类似。假如我们对彼此的需要很敏感,并尽己所能地协作,自然会得到不菲的回报。而假如我们彼此斗争或忽视,最终受害的还是我们。
慷慨分享你的价值
事实上,无论是谁,只要是在某个领域工作了足够的年头,都会有所专长,这些专长如果分享出去,都能为他人带来价值。在我的领域,我确确实实从他人身上学到了许多,尤其是从他们的书中、文章中和演讲中。他们慷慨的奉献让我节省了大量的时间,给予了我巨大的帮助。我想,只有继续这种传统,将我学到的再回馈他人,令他人受益,这才公平。
许多出版商都渴望得到新鲜的内容,如果你能写出有料的东西,出版并不困难。而且现如今谁都可以自费出版,尽管你需要时间去建立你的读者群。
当我开始致力于个人发展领域时,对我而言,对该领域持续地奉献甚至比挣钱还重要。因此在前半年,我写了超过一百篇免费文章,只得到了167美元的收入。这并未令我沮丧,因为我深知,只要我能够奉献足够的价值,假以时日,钱将不再是问题。果真如此。就好像通过奉献播下了足够的种子。两年后,我的收入达到了4万美元/月。大部分都源自我写的那些免费文章。看到这种模式在不同的领域都发挥了作用,真是令人开心。我相信,这种模式在任何领域都会发挥积极的作用。
我分享这些故事,是为了阐明这种模式是如何见效的,而非向你夸耀我的慷慨或是其它。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已经持续了10多年的习惯,因此现在它已是我的第二天性。大多数时候,我甚至没有怎么去想,这些行为已经进入了潜意识,它们是自动自发的。但让我走上这条道路的很大原因却是挫败感。我对孤军奋战感到疲惫。我觉得自己被抛弃在圈子之外,无论我是否在工作,都无人过问。我成功或失败,有谁在乎?我可以一夜之间消失,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的动力不但来自于希望自己的生意更成功,也希望能够跟这个行业的人有更多的联系,感到自己是其中一员。我要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到底给人们带来了什么不同。只为自己工作,变得越来越无趣和令人沮丧。我觉得,如果有更多人关心我做的事,或是参与进来,我会有更大的前进动力。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行动起来,你的生活从此不同
我希望你能更好地理解我所说的一切。那样或许你就能养成在你的领域持续奉献的习惯。你可以分享技术理念、实战经验、新知,以及该避免的错误。你也可以分享自己的热忱,给予人们动力和鼓励。就算你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奉献的,亦可量力而行。之后你可能会惊讶于居然有那么多人会感激于从你这里学到的东西。在分享以前,你甚至不知道你已经拥有那么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
我现在更加明白,为何那些不同领域的领袖人物都是多产的奉献者。奉献,让生命变得如此简单。在任何领域,持续奉献的人都如此引人注目。那么多人慕名而去,生意机会也滚滚而来。各种圈子都对他敞开怀抱。我在这里不是指像骷髅会那种类型的组织,但当人们意识到你是奉献者时,他们更愿意相信你。而信任,正是成功交易的有力润滑剂。信任,也促使人们把他们的家人、朋友、同事介绍给你,因为他们认为这是在帮他们朋友的忙。
你对你的领域奉献了什么?你有没有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可供分享?你能给那些刚入行的菜鸟提供实际的建议么?许多刚出道的新人都需要你的帮助。
不要担忧你会留下巨额财富!此时此刻,就开始奉献吧。重要的是养成长期奉献的习惯。千万不要因为你认为自己“总有一天”会作出巨大的、突破性的贡献而拖延。让那个“总有一天”变成今天吧。未来财富自会关照你——当你在一段时期中持续做出你的小小贡献之后,量变自然成质变。
如果你真想在事业上更进一步,我鼓励你使用“30天计划”来实施你的风险。每天做一点事情,为他人的生命增值。别做过头,也别完美主义。只需每天写下并分享一点可能对他人有益的想法。如果你只有一点时间,那么写上一两段话就够了。你可以发在博客上,发在校内网,或者各种论坛。最好是集中于某个特定的你想在其中发展的领域,而不是想到什么写什么。别担心你不够格。只需考虑帮帮那些刚摸进门的新人。
如果你能持续这个习惯30天,你很可能会发现这很值得,你会希望以某种方式继续下去。一旦你形成了习惯,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多么有益的癖好,是一个能让你和他人在未来多年,都持续获益的癖好。

 

 

 

评论